[转贴]谈谈个人对钢琴大师霍洛维茨的感受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霍洛维茨可以说是20世纪最有名气的钢琴家。1903年生于基辅,幼年和母亲学琴,1912年进入基辅音乐学院,师从Vladimir Puchalsky、Sergei Tarnowsky和Felix Blumenfeld。1925年,他离开苏俄,名义上是去向Schnabel问道,实则是逃离那个曾让他为面包黄油而演奏的国家。只到1986年他才再次回到苏联,在莫斯科和列宁格勒举行了两场轰动一时的音乐会。比较离奇的是他一生中四次淡出舞台:1936-38年,1953-65年,1969-74年和1983-1985年。如果想深入了解霍洛维茨,可以参考Harold C. Schonberg的《Horowitz: His Life and Music》。
霍洛维茨,对我而言,是20世纪最伟大的钢琴家。他的技术几乎可以比肩Hofmann,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这种比较不太合适,毕竟两人各擅胜场。他的演奏充满丰富的色彩、大量的节奏变化和强大的动力。霍的想象力是无以伦比的,从他的演奏中经常能听到大量的创造性演绎。最重要的一点,他从不刻意或者说浅薄地使用上面这些“工具”来取悦听众。他具备高超的音乐智商,演奏起来极具洞察力,他的演奏技巧完全是在为他的音乐目标在服务。他“砸钢琴”有时候被舆论描述为过于“夸大其词”,不过他“砸钢琴”和其他钢琴家完全不一样,他创造出的那种音响,其他任何钢琴家也做不到,无论是Bolet、Wild、Argerich、Hamelin……他们都是有能力演奏出巨大音响的钢琴家,但是没有一个人可以创造出霍洛维茨那种音响,因为他们对钢琴这种乐器的认知程度不及老霍。1980年版本的《格罗夫音乐辞典》上Michael Steinberg 这么评价老霍:illustrates that an astounding instrumental gift carries no guarantee about musical understanding(大意就是虽然老霍具备惊人的乐器认知天赋,但是却不能保证他的音乐洞察力)。批评者尚且认可他的这种天赋,可见一斑!当霍洛维茨以大音量演奏的时候,经常表现出比其他大师更深思熟虑的一面。他的演绎整合了眼花缭乱的钢琴技术和演奏智慧。以上种种使他的演绎听起来达到了顶级的层次,也让他成为20世纪最受追捧的钢琴家。霍洛维茨的录音是钢琴历史上最值得研究钢琴艺术,下面主要谈谈我最喜欢的一些霍氏录音。
Liszt-Busoni :Paganini Etude No.2
这个1930年的录音可以说是年轻的horowitz的杰作之一,3分钟出头的录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节奏、清晰度和速度无以伦比,从开始到1分25秒间,单音阶和半音阶伴随着连锁式的八度音听起来极其震撼。1分25秒到2分钟之间,充满了让人窒息的八度音,而且越来越快,这一段他故意漏掉了很多音符,但是对整体的感觉没有任何坏处。除了这首练习曲,老霍只录了一首李斯特的练习曲Paganini Etude No.5,naxos已经出版了,不同于一般钢琴家演奏的1851年版本,他演奏的是更难的1838年版。他早年也演奏其他一些练习曲,可惜都没有录音。
Liszt :Funerailles
这个录于1950年的片段(原曲大概8分多钟,霍演奏了大概7分钟的内容)是无以伦比的,仔细听左手的八度音,听完后只有一个感觉:Crazy!这种兴奋只有在老霍的录音里才能找到。
Sousa-Horowitz :The Stars and Stripes Forever
录于1951年。这个录音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闹腾”的钢琴录音了,可以与之比肩的恐怕也只有他老丈人的一些乐队录音了。这部作品也是老霍最受听众期待的返场曲之一。老霍不反对去修改的作曲家的作品,因为他觉得一些作品本身不太“钢琴艺术化”或者结构上太蹩脚,最有名的恐怕就是修改穆索尔斯基的画展了。1940年,在拉赫玛尼诺夫的同意下,老霍创造了自己的拉赫第二钢奏的版本,Grimaud演奏的就是这个版本。所以,这种“音乐家+老霍(Sousa-Horowitz)”的抬头在他的录音里会很常见。整部作品大概4分多钟,老霍双手在键盘上翻飞,尽管有大量的跳跃,但是却听不出任何勉强之处,殊为惊叹。
Liszt-Horowitz :Hungarian Rhapsody No.2
录于1953年,老霍完全重写了这个曲子的后半段“Friska”部分,前半部分只做了微小的改动,让整首曲子听起来极具独创性。这个演绎,和Lhevinne演奏的Schulz-Evler的On the Beautiful Blue Danube一样,可以说是我听过的最为眼花缭乱的演奏!前半部分,某些地方听起来稍显夸张,但是大多数人都只关注老霍改过的后半部分。在“Friska”部分,霍洛维茨弹奏了两个主题,有时甚至是三个主题一起只至终曲,听起来就仿佛有4只手同时在键盘上弹奏。这种难度能让人发疯,因为你甚至来不及决定去跟上其中任何一个主题。只有霍洛维茨才能创造出这样神经质的效果。我至今不能相信,老霍是如何做到在八个跨度上,用右手的第一指和第二指演奏一些半音阶,第五指弹奏主题。而且听起来这些半音是如此的连贯,而间断的主题又是如此清晰,就好像音阶和主题是用两只手在演奏一样(老顽童的左右互博,老霍在一只手上完成了)。Volodos是后来唯一一个录过这个版本的钢琴家,可惜就技术和刺激性而言,跟老霍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Chopin :Scherzo No.3, Op.39
录于1957年,是这部作品的最好演绎。Argerich的1961年名演和这个录音比起来黯然失色。从5:53秒开始的终结部,是有史以来最为激动人心的演奏。可以留意到他很少用踏板,而大多数钢琴家在这段中都严重地依赖踏板,老霍超一流的技术让他仅凭手指就可以演奏出目眩神迷的效果。
Rachmaninoff :Etude-tableau in E flat minor, Op.39 No.5
录于1962年。老霍演奏任何拉赫玛尼诺夫的作品都是无以伦比的。我第一次听他演奏这部作品的时候,立刻被他的充满活力的演绎所感染,迫不及待地拿出已有的Ashkenazy的同一个录音进行比较。只听了一个小节,我就断定老霍的演绎比阿什高明十倍。霍洛维茨的演绎是如此的汹涌澎湃,而又驾驭自如。拉赫玛尼诺夫自己没有录过这部作品,不过我相信即使拉赫自己录过这部作品,也不可能比老霍的版本更刺激。我真是喜欢霍洛维茨演奏的令人印象深刻的拉赫风格的作品。
Scriabin : Etude in D sharp minor, Op.8 No.12
录制于1962年。这是另一个让人亢奋不已的演绎。这个标识性的“霍式小品”他前后一共录制过五次,这一次是最好的。从1990年买了这张CD以来,这首曲子我听了不下300次。
37秒处的抑扬顿挫是典型的霍氏演绎,是如此的难以描述。贯穿全曲的大量的音量突变和急停让人如此印象深刻。从1分19秒开始至尾的重和弦是如此惊人。自从听过这个演绎之后,手上Berman、Richter和Barere对我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唯一遗憾的是这部作品只延续了2分钟多一点点。
Beethoven :Piano Sonata No.8, Op.13 “Pathetique”
录制于1963年。这个录音我觉得是留声机历史上最让人惊奇的事情之一。霍洛维茨可以如此出色地演奏贝多芬!这个演绎是如此出色,甚至可以和Arrau两个月前的出色诠释等量齐观。在第一乐章的引子部分,老霍演奏的稍嫌轻佻,我更喜欢Arrau营造出的深沉气氛。但是来到主题部分,霍洛维茨已经和Arrau一样具备了强大的驾驭力和推动力(听听他们俩的左手部分),这个特征,其他贝多芬专家,如Schnabel,Backhaus,Kempff,Serkin和Brendel的录音里都没有。第二乐章被演奏的很出色,用了一种美丽而富有歌唱性的音色,虽然偶尔音量显得有些过头。我最喜欢的部分来自第27到29小节,27小节的降B足够响亮,延续时间也够充分,让29小节的C听起来就像一个优美的绵延不绝的旋律线。这太奇妙了!第三乐章也很精彩。他用了一种忧郁的音色,我觉得这正是演奏末乐章所需要的。大多数钢琴家演奏起来过于欢快了。Arrau同样营造了一种忧郁的气氛,甚至比老霍演奏的更为沉重。不过霍洛维茨更细致,音色也更加漂亮。总的来说,两个演绎都非常出色。这里霍洛维茨向我们展示了他有能力击败任何贝多芬专家。他私下还演奏了其他一些贝多芬奏鸣曲,其中包括Hammerklavier,听起来类似于Serkin的处理方法。
Scarlatti :2 Sonatas, K.466 (L.118) and K.481 (L.187)
录制于1964年。这两部都是平静的作品。老霍总是用他的响度来刺激听众,但是他同样也能在这种宁静的音乐里感染听众。这里可以听到他是如何控制每个音符的力度。当用这样低的音量演奏的时候,把音符演奏的平滑都很困难,但是他很容易就做到了。能达到这样超人的技术水平实在令人难以置信。旋律线听起来如此的顺滑、流畅、轻松。从1928年到1986年,斯卡拉蒂的录音贯穿于他整个演奏生涯中,但是这两首最使我感动。和这个录音相比,他早年的版本少了些甜美和个性,晚年的演绎则经常显得太过怪癖和因为使用踏板而显得过于拖沓。
Mozart :Sonata in A, K.331
录制于1966年。我喜欢这个录音主要是因为它听起来很新鲜。我已经厌倦了其他人那些传统式的演绎。这里,霍洛维茨在他的演奏里引入了大量浪漫主义元素。第三乐章的土耳其进行曲非常出色。他采用了一种行之有效的较一般演绎偏慢的速度来演奏这一部分。
Liszt :Vallee d'Obermann
录制于1966年,如果你只想买一张霍洛维茨的唱片的话,我肯定会推荐这一张。不仅仅是因为它是最好的,更重要的诠释了霍洛维茨的风格和个性。他魔术般的触键、丰富多彩的音色、抒情诗般的柔美乐段、创造力、独一无二的自由速度、宏大的音响、雷鸣般的和弦、非同一般的张力、令人振奋的刺激感、风驰电掣的八度,所有的这一切都包含在内。你甚至还能听到他在一些地方的巧妙的修改音符,其中一些改动实际上是他从李斯特的更早的版本里“借”来的。顺便说一句,我觉得这是李斯特最伟大的作品。
Rachmaninoff :Etude tableau in D, Op.39 No.9
录于1967年。对于这张碟我没什么可说的。这完全就是另外一部为霍洛维茨的激情风格量身定做的炫技作品。可以留意到他演奏了很多错音,但是它们并不影响整体效果。就像往常一样,曲子一结束听众就疯狂了(这是一次现场录音)。
Rachmaninoff :Polka V.R
录于1977年。这个录音听起来实在很享受。采用了极端夸张的表现手法,但是这种夸张只适合这部特别的曲子。他是如此富有乐感,在演奏中揭示了许多内在的声音,这在作曲家自己的录音中都听不到。再一次地,霍洛维茨击败了作曲家。大概3分48秒的地方,我们可以听到从观众席发出类似于笑声的杂音。我很想知道霍洛维茨那会做了什么。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或者搔了搔屁股?
Rachmaninoff :Concerto No.3, Op.30
录于1978年。这部作品他一共有三次商业录音(如果要算上和Mehta的那次录像的话就是4次),另外两次的录音时间是1930年和1951年。大多数人更喜欢他30年和51年的录音,批评他这次录音的怪癖和粗糙发音。另外还有一次1941年他和Barbirolli合作的广播录音,虽然这是很多人最喜欢的拉赫第三,但是我觉得过于炫技而且没有任何道理地采用了过快的速度。我最喜欢78年这次演奏主要是因为全曲饱含忧郁和乡愁的感觉。几乎其他所有钢琴家演奏这部作品的时候都当成一部炫技作品,但是这次录音中霍洛维茨则集中表现了作品感性的一面,催人泪下。没有人在演奏这部作品中比霍洛维茨投入更多的感情。实际上,我同样喜欢他的怪癖和稍显粗糙的发音,这些让这次演绎变得很迷人。第一乐章华彩段落的错音太不可思议了。当其他钢琴家演奏错音的时候,音乐听起来很蹩脚,但是霍洛维茨做同样的事情,音乐实际上听起来更好听了。这是一个伟大音乐家的特征。事实上,他承认他经常故意演奏错音是为达到音乐目的。大量的节奏和速度变化带来了一种极其神经质的效果。很难想象,年届74岁高龄的老霍是如何演奏这样繁重的“体力劳动式”作品的。有一点我要指出的是,这个录音里听到的反常的粗糙声响,是在钢琴家的要求下,调音师过分打磨了槌子的结果。顺便说一句,拉赫本人曾经听霍洛维茨演奏过这部作品,发出这样的惊叹:“he swallowed it whole. He had the courage, the intensity, the daring”(大意是他已经完全消化了这部作品。他表现的勇气惊人、感情强烈、处理大胆)。
Liszt :Consolation No.3
录制于1979年。再一次地,我们能听到他精美的魔术般的触键。还有很多极富创造力的弹奏和最深厚的情感流露。只不过录音里观众的咳嗽也太过火了。
Rachmaninoff :Sonata No.2,Op.36
录于1980年。这是个奇迹。他举行这场音乐会的时候已经76岁高龄了,但是他仍然能够演奏这样高要求的作品,而且如此有说服力,如此激情四射。早在1968年他录过同一首曲子,那会比现在年轻12岁。但是让人吃惊的是年事已高的霍洛维茨的演奏更蕴含能量。他的演奏很有些怪癖,但是这种怪癖在这首作品里却很适用。第三乐章是不可思议的,在3到4秒左右,霍洛维茨玩了一个天才般的小把戏,这里有个多余的降G音符,听起来就好像是走音了一样,但实际上正是老霍想要的效果——听起来更印象深刻、让人兴奋。只有他才能出这种“错”。在激情四射的乐章完结部,你能享受到最高层次的听觉刺激。再一次地,听众变得疯狂了。
Chopin :Scherzo No.1, Op.20
录于1985年。这个疯狂的演绎太杰出了。他用了一种反常的慢速来演奏,听起来比别的钢琴家和老霍以前那些高速的录音好很多。很多细节在高速演奏下根本听不到。他以一种最别致的方式来演奏,左手用了一些处理漂亮的重音,还有一些意料之外的急停和声音效果。在7分59秒到8分02秒的地方,有几处错音,但很有可能是霍洛维茨故意弹错的,听起来不但没有对音乐产生不利影响,实际上却是提高了音乐的精彩度。总的来说,这是一次魔鬼般的演绎。
Schubert :Sonata in B flat major, D.960
录制于1986年。 这部奏鸣曲本身冗长而啰嗦,就好像舒伯特的很多其他作品一样(典型的如“伟大”交响曲)。但是诗意的钢琴家,用他丰富的音色和力度调色变幻,成功的将这部作品演绎成为一部极其迷人的作品。就连第一乐章开始,原来听起来足有5分钟的啰嗦的重复句也成了必不可少的部分了。这是我的舒伯特收藏中最常听的一张CD。
Chopin :Mazurka in C sharp minor, Op.30 No.4
录于1986年。来自霍洛维茨在莫斯科那张唱片,我认为这是霍洛维茨留下的最好的玛祖卡录音。他极度夸张的演奏蕴含着很多神秘元素。从大概1分35秒左右开始提升音量到1分45秒左右的最高潮段落弹奏地极其漂亮。就这个演绎来说肯定超过了鲁宾斯坦的权威录音。鲁的录音对比起来就显得乏味和过于直率了。但是总体上,鲁宾斯坦演奏玛祖卡比老霍强。
Scriabin : Etude in C sharp minor, Op.2 No.1
录于1986年。同样也是来自霍洛维茨在莫斯科那张唱片,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为安静的一张钢琴录音。很多音符刚刚好能被听见。他的演奏带着些许忧伤。现在要找到这样动人的录音已经很不容易了。
Wagner-Liszt :Isolde's Liebestod
录于1989年10月25日、27日,11月1日。为了录制这部作品,这个传奇钢琴家整整用了3天时间。录音完成4天后,霍洛维茨与世长辞。极少能听到如此美的琴声,充满了深厚的激情。正如他以前的一些录音一样,有很多不同的音色和速度变化。但是听这个录音的时候让人觉得最终大师完全掌握并了解了什么时候和如何去运用这些音色和速度变化的秘密。他已经很好地运用了这些长达数十年,但是他从来没能达到完美的境界。有些时候太过放纵,有时候又存在不必要的夸张。在近乎80年的不懈尝试和改进后,最终他达到了完美!因此,我认为这是霍洛维茨最好的录音,也是他传奇一生的最完美的句号!